• <blockquote id="SklgT"><noscript id="SklgT"></noscript></blockquote>
      <abbr id="SklgT"></abbr><option id="SklgT"><rp id="SklgT"><dd id="SklgT"><ul id="SklgT"><progress id="SklgT"></progress></ul></dd></rp><embed id="SklgT"><samp id="SklgT"><video id="SklgT"></video><audio id="SklgT"><cite id="SklgT"><strong id="SklgT"></strong></cite></audio></samp></embed></option>

      1. <output id="SklgT"></output>
        1. <canvas id="SklgT"></canvas><i id="SklgT"><figcaption id="SklgT"><caption id="SklgT"><aside id="SklgT"><keygen id="SklgT"><keygen id="SklgT"><blockquote id="SklgT"><sub id="SklgT"></sub></blockquote></keygen><dd id="SklgT"></dd></keygen><blockquote id="SklgT"></blockquote></aside><nav id="SklgT"><table id="SklgT"></table></nav></caption></figcaption><q id="SklgT"></q></i>
          <aside id="SklgT"></aside>
          <canvas id="SklgT"></canvas><output id="SklgT"><abbr id="SklgT"><map id="SklgT"><i id="SklgT"></i><p id="SklgT"></p></map></abbr></output>
          <link id="SklgT"><meter id="SklgT"></meter></link>
          1. 首页高中作文高一作文正文
            导航

            聊得来作文

              聊得来

              文 | 泰兴一考生

              泥匠的最后一个徒弟——大勇终是离开泥匠,去城里打工了。

              政府的一纸文书下发到镇里,要求拆除镇里的古庙,建立一家快捷酒店——毕竟当前用地紧张。

              年逾60的泥匠,每日痴痴地看着破烂古庙被慢慢拆除,终于在最后一座泥塑观音被搬出,丢弃一边时,摸了摸他包裹里的各式工具,流下了浑浊的泪水,大颗的眼泪滴在包裹上,氲出了泥土的赭色。

              泥匠终于决定明天去赶集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泥匠和他的女儿一起去赶集了。他只带了那土黄色的包裹,宝贝一般地护在怀里。口中嘀嘀咕咕、念念有词:菩萨保佑,一定要让我找到有心人传下去啊!

              泥匠脸上显出了惴惴的表情,透露了他的忧心与迷茫。

              到了集市,他却不争人口流动量大的街道,只在一块空地上打开包裹,席地而坐,拿出泥胎便用各式工具开始雕琢。

              女儿确是嫌弃这地上脏乱,掏出布巾左掸右扫,扬起大片尘土,却仍是不愿就坐。泥匠只是瞥了几眼,口中又嘀咕起来:不适合,还是不适合,等吧,等吧!

              寂寥的风,断断续续地吹着,吹得泥匠周身发冷。

              终于,来了一位路人。穿得是尤其花哨,头上的鸭舌帽反戴,伸出来的手指头上不知套了多少千奇百怪的戒指。

              “喂,老东西,你这玩意儿卖几毛钱啊,给大爷来几个耍一耍。”他一脸玩世不恭,毫不客气地嚷着。

              女儿在一旁迫不及待地开口了:“两块,两块一个,你买吗?”

              泥匠痛心地看了女儿一眼,眼中的光逐渐熄灭,颓丧地摇头:“不卖,不卖。”

              那人败兴而走,留下一连串的咒骂。

              女儿一脸惊愕地看着泥匠:“爹,你怕是疯了!”脸竟涨成了猪红色。

              客人来了,又空手而走,没有一位中了泥匠的心:绯中巫,泥匠的风湿骨已传来阵阵痛楚:“菩萨呀,我这手艺竟是真要失传了吗?”

              又来两人,泥匠已无心去看。

              “老爷爷,您这泥塑卖多少钱啊?”一阵清越的少年音传来。

              女儿似是已自暴自弃:“一千,要卖一千。”

              少年忙在一旁催促:“爸,快给呀!”

              泥匠抬起头,听得中年男子说道:“什么破东西,居然要一千?”说完,极不情愿地掏出钱包,开始数钱。

              少年却是急了:“爸,那是艺术,是艺术,不是破东西。”

              泥匠眼中迸发出惊喜的光:“小伙子,你,你师从哪里?可有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“老爷爷,咱俩还是同行呢,我是美院的泥塑生啊。”少年回道。

              泥匠连连点头,口中不住称赞:“好啊,好,好,好啊!”

              说完发出一阵大笑,将包裹迅速收拾整齐,往少年怀中一塞:“小伙子,送给你啦,可要好好传着呀。”

              太阳出来了,两个聊得来的人,皆在余光中笑了,那么灿烂。